Irration and chaos are the beauty of human beings.

我一直對意難平有種複雜的情感,就像《嘆息橋》的Massam。

一方面,如果大家早點表達自己的情緒,如果Sammy告訴Thomas自己一直在等他,如果Thomas不要顧著面子,告訴Sammy一切都是為了她,可能事情的結果就會走向預期的方向了。Thomas這麼了解Sammy,為什麼不能自己去愛她,給她她想要的安全感呢?Sammy為了Thomas等了這麼久,付出了這麼多,為什麼不能把愛說出口呢?兩個人都死死盯著對方那一個“不愛我”的證據,忽略了一萬件“為了我”的小事,不斷錯過,不斷沈默。

但另一方面,意難平的美好全然在沈默的留白內,如果劇中所有人都和Kevin一樣看得開,Thomas和Sammy早早在一起了,事情還會如此美麼?

很早之前和一個朋友聊過Severus和Lily的愛情。朋友覺得Severus的愛是一種極其幼稚的自我陶醉,如果喜歡Lily就應該早點告訴她,而不是啥也不幹之後後悔。我非常贊同。對於Severus來說,合理的行為當然是和Lily談談,共享信息,再做選擇。但在某種意義上,果然還是約好了但沒有一起去看的日出,才可以記一輩子吧。

我能理解“理性行為”這種強大的美麗,一個人在糟糕的處境中仍然做出對自己正確的決策,是一件非常美麗且偉大的事情。但是人生遠比效益最大化要複雜。理性把人生投射在效益這個尺度上,讓不同的人同質化了。對於Sammy和Thomas來說,在某種意義上正是這種不合理,這種面對未知時的偏見,才讓他們的形象飽滿了起來,讓他們成為了自己。

雖然這種想法十分自虐,但我非常堅信,人作為人的美好已然悉數體現在limited capacity中。不同於RL創造的agent,自然狀態下的人沒有辦法最優化自己的選擇,甚至在很多情況下甚至會選擇value最低的action。但是,這才是人嘛。雖然我幾次三番地告訴朋友,人類是我最討厭的動物,但毫無疑問,人的行為是可以創造美的。

cognitive science 對我造成的傷害太大了,以至於回回都要通過痛罵agent來抒發痛楚,哈哈哈哈!!!
以及寫完的時候想到之前有個朋友說覺得心理治療讓TA的情緒變好了,但不太像自己,心情有點複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