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改文章,我把gender改成了sex。國內的老闆調侃道:“你現在也害怕政治正確了呀?”
我一時間有點錯愕:“這算得上哪門子政治正確?gender本來就是性別認同,sex是生理性別,為什麼這是政治正確?”(這話我當然沒有說出口)。

突然意識到“政治正確”這個詞的背後,暗含著“我不認同,或認為有待商榷”。

中文表意的模糊性與語詞的深刻內涵沒有區別“gender”和“sex”,讓我更輕易地學會“性別是個框,啥都往裡裝”。然而除卻語言問題,這更也是一個“學習和去學習”的過程,我們小時候被社會文化教導極大化地內涵了“性別”的概念,“性別”意味著“你的生理性別,你的性別認同,你的穿著打扮,你的價值觀念等等”。而現在的思想潮流需要我們去學習化,取消這些概念之間的綁定:生理性別不一定等於性別認同,穿著打扮是自由的。

在歐洲呆了一年我已經不太能體會到gender & sex背後的“政治正確”了,這好像成了一個比較正常的事情,但這也有勞於我的信息繭房:身邊這群liberal得一批的朋友們。但我還是確信,即使我拿這個問題去問朋友的父母,他們也不會覺得“gender”和“sex”是一回事。簡中在這種問題上還有一段路要走。為了防杠,也可能簡中才是對的也說不定?(笑)

政治正確就像zone of proximal development,是普遍存在於所有人身上的。我當然記得自己看MARVEL電影時候那種極度不適的感覺:一大半的超級英雄被換成女性,到處都是LGBTQ+。整個電影在我看來像是充滿了“政治正確”的觀念,太distracting了,以至於根本無法跟上劇情。但現在看來這可能也是一個去學習化的過程,最終也許我會在看電影的時候,完全ignore這些概念帶來的“novelty”。

雖然說了這麼多七七八八,什麼是正確的方向我也不知道。作為一個LGBTQ+,或許應該為自己選擇正確的方向不是那麼難的事情,但對此我還保留了一絲馬克思主義者的質疑:或許否定之否定才是肯定?

更多的東西留到以後再寫吧。畢竟後天的考試我還沒複習:(